这个特朗普,我看就是王安石转世!_凤凰资讯
2018-03-22 22:2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原标题:这个特朗普,我看就是王安石转世!

王安石有名言:“天变不足畏,祖宗不足法,人言不足恤。”这三句话,加上“拗相公”这个绰号,如果安在特朗普的头上,是不是也很惊喜很合适?

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| 须弥山主人

我有些走火入魔了。

这段时间听江湖传闻,听到唐纳德·特朗普的消息,总是想起王安石。

其实他俩是完全不一样的人,是吧——除了穿衣服品味都不咋的。

特朗普在钱财女色上故事很多;王安石是个不爱财没绯闻的人。

特朗普爱享受,喜欢各种高配置加长豪车各种游艇和直升机私人飞机;王安石仿佛不知享受为何物,骑骑驴,坐坐江州车,不搭朋友时候搭仆人。

▲特朗普

特朗普爱零食爱垃圾食品爱全熟牛排;王安石钓鱼会吃光鱼饵,吃石莲吃光接着咬手指头,忽传他爱吃獐脯,一问,只因为离他最近。

特朗普给人的感觉是没文化;王安石是世上最有文化的人之一。

特朗普赢下了总统大选据说facebook等社交媒体功不可没;王安石的营销方法,则是与韩绛、韩维兄弟和吕公著等巨族名流深交,让他们到处称扬,获得名声。

只是,他们做的事情,常常会让我发生胡乱联想。

1

最近有个传说,特朗普开掉国务卿蒂勒森,开出了一句流行语:“我被蒂勒森了。”用在恋人从网上得知被分手了。

特朗普挤到政治舞台前排挤到中心的过程,是不断更换手下要员的过程,至今已快30个了。蒂勒森比较特殊,据说他是在访问非洲回国途中,在社交媒体上,知道自己被开了,顿时蒙圈。

听江湖传闻,这件事太有戏剧性。

蒂勒森整个儿非洲行,心里都塞塞的。3月8日他在埃塞俄比亚的记者会上说,美国与朝鲜之间应首先探讨开始“对话”,现在谈论“谈判”为时尚早。

▲蒂勒森

一语未了,韩国文在寅的特使郑义溶,就在白宫宣布,特朗普与金正恩同意5月底以前会面。

蒂勒森顿时蒙圈。他是美国第一外交官啊,这么大的事,特朗普居然不跟他商量一下,反而跟一个韩国人商量,就定下了?路透社说道,蒂勒森完全是个局外人呢。

于是10日那天,蒂勒森取消了活动,说是因为处理美朝首脑会晤的事,累倒了。

为什么他9日不累倒,10日才累倒呢?据透露,他10日凌晨3点多,在睡梦中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白宫幕僚长凯利打来的。凯利说,总统现在非常不高兴,总统可能会发起“推特风暴”,你要有心理准备。

蒂勒森没想那么多。美朝首脑快要会晤了,特朗普总不成临阵换将,把他踢开吧?

可特朗普偏偏就有临阵换将的爱好。

2016年6月19日,离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还有一个月,他正在冲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,紧要关头,他解雇了自己的竞选经理科里·莱万多夫斯基。这位科里是特朗普第一个大功臣,据说是因为没法阻挡特朗普民调下降(是特朗普大嘴惹的),又据说是得罪了特朗普的子女,出局了。

▲科里·莱万多夫斯基(左)与特朗普

今年3月6日,就在特朗普宣布加征钢铝关税之后,也来了一次临阵换将:他的首席经济顾问科恩反对征税于是走人,换了个财经评论员库德洛。

开掉蒂勒森,换上了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。

当年是千挑万选花了很长时间才挑中蒂勒森的,这人是企业家,没从过政,与特朗普一样,可特朗普惺惺相惜,说他是国务卿的最佳人选。

最佳了半年,到2017年10月传出蒂勒森曾经在7月当众说特朗普“白痴”,就不佳了。

据说特朗普生了两个小时气,但他还是说:“我对蒂勒森——我们了不起的国务卿表示,试图与小小火箭人谈判就是浪费他的时间。”

哪知搞到最后,他与小小火箭人要谈判,了不起的国务卿被踢开。

照特朗普的说法,他不是突然袭击蒂勒森,他们已聊了一段时间了。

他确实不是突然袭击,蒂勒森去职的消息,江湖上已传了很久。但副国务卿戈德斯坦说,蒂勒森没和总统谈过,也不知道解职原因,他想留下来的,他是看到特朗普的推文,才晓得自己给炒掉了。

于是,特朗普又将戈德斯坦开掉了。

▲蒂夫⋅戈德斯坦

蒂勒森走人,报道说国务院员工很开心,因为蒂勒森早就边缘化了,在白宫说不上话,他们工作起来也很压抑,而且蒂勒森还搞小圈子、裁人。蓬佩奥与特朗普关系好,说得上话,他们工作会带劲。

不过有个前国务院官员泼冷水道:“如果有人不喜欢蒂勒森,那他们可能会更讨厌蓬佩奥。”

这个,要走着瞧。但是,以前蒂勒森也是说得上话的,总统亲口说过,他是“我们的人”。

2

这事也总让我想起王安石的故事。

邵博说,王安石在南京时,有个老兵在他家做事,汲泉扫地,很是勤勉,王安石很喜欢,一个劲地称赞他。忽然老兵误触灯檠(就是“灯架”),王安石顿时大怒,认为他办事不力,将他逐走了。

当时参寥子和尚在场,他偷偷对另一客人说:“公以喜怒进退一老兵,如在朝廷,以喜怒进退士大夫也。”

唐?说王安石“逆意者久不召还,附同者虽不肖为贤”。这也是人情之常,王安石要做大事,不愿意有人掣肘。而且王安石本来对唐?很好的,后来有些怀疑他背己立名,唐?便大怒,不顾皇帝反对,当着百官的面,大声宣读王安石的罪状,将王安石用的人一个个点名骂之,皇帝都止他不住,侍臣卫士相顾失色。

与特朗普有点儿相似的是,王安石任用的曾布、吕惠卿等人,都很有才干,后来因意见不合,也分道扬镳了。

▲王安石画像

德国江湖上出了一种说法:特朗普的人事管理风格是,不按规程和等级制度办事,将白宫搞得很混乱。特朗普不同意,他认为这说明白宫非常有活力,人们争着替他工作。

王安石的管理风格也有那么一点儿相像。特朗普用人,也让我想起王安石的新的“权发遣”委任方法。

北宋官员升迁,有个磨勘的制度,是刘式借鉴了唐朝磨勘制发明的,范仲淹说是“文资三年一迁,武职五年一迁,谓之磨勘”,实际上是一种官员考核制度,以考核结果决定升迁。刘式因此得到“刘磨勘”的绰号。王安石的新“权发遣”,打破了这个制度。

北宋以前也有“权发遣”,那是旧“权发遣”,指代理职务,比如向敏中权发遣枢密院公事,是因为任命了寇准,寇准还没能上任,就让他这个副宰相代理。

宋仁宗时,还有杜?、燕度两个官员开始的三司判官“权发遣”,是说资历浅暂时代理。照南宋李焘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所说,杜?、燕度是等三年资历足了可以转正,“俟三年有劳,令三司保明,当议升陟之”。

傅尧俞是王安石手里第一个新的“权发谴”的官员,也是说他资历浅,李焘认为与杜?、燕度的资历浅不同,说傅尧俞资历浅,是王安石要压制他,所以可以说是发明了“权发遣”的新用法。

傅尧俞18岁就中了进士,与王安石是同年。那是1042年,2017年香港马会六彩开奖结果,王安石21岁。傅尧俞的升迁比王安石慢得多,1070年,王安石已经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是宰相了,他还刚脱离地方官,做了兵部员外郎,直昭文馆。

▲傅尧俞画像

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里说,当时老宰相曾公亮说,傅尧俞可作言官。宋神宗说,他一般般吧?王安石因为傅尧俞不支持他的青苗法,也反对说,不能让傅尧俞当言官,论资历可以做个副职。曾公亮说,他可以做正职了。然后王安石密奏,说让尧俞“权发遣”吧,没实权那种。于是傅尧俞做了第一个因资浅而授的“权发遣”盐铁副使。

此后,王安石开发了“权发遣”的新用途,就是将真正资历浅的人,加速提拔,加“权发遣”的衔头。

司马光解释说:“介甫用新进为提转,其资在通判以下则称‘权发遣’,知州称‘权’,又迁则落‘权’字。”

刘磨勘的孙子刘?,曾嘲笑王安石的“权发遣”。王安石一直在研究文字,刘?对他说:“三鹿为?,鹿不如牛。三牛为?,牛不如鹿。宜三牛为粗,三鹿为细,若难于遽改,欲令各权发遣。”

邵博解释说:“荆公方解纵绳墨,不次用人,往往自小官暴据要地,以资浅,皆号‘权发遣’,故并谑之。”意思是说,王安石当时不按资历大量提拔,往往小官突然就做大官任要职了,香港亚视同步报码5秒,可是资历浅,怎么办?加上“权发遣”。

清朝袁枚也解释过:“宋法判知之外,又有云‘权发遣’者,则因其资轻而骤进,故于其结衔称‘权发遣’以示分别。王安石秉政时最多此官。”

王安石对傅尧俞可以说反向的“权发遣”;后来王安石的“权发遣”,又是对傅尧俞“权发遣”的反向“权发遣”了。

3

特朗普也是有反向任命这一招的。

宋朝那时候,政府职能分工没有如今这么细,覆盖这么多方面。现代很多部门,需要很强的专业背景。特朗普没有从政经验而成为总统,算是异数,他当年提名没从政经历的蒂勒森做国务卿,也让人惊奇,现在又决定让没有外交经验的蓬佩奥做国务卿,不奇怪了。

▲迈克·蓬佩奥

他对奥巴马政府的反向任命,是将反对奥巴马医改的国会众议员汤姆·普莱斯担任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,不料这人当了部长,出差坐包机,花去了40万美元,与历任部长作派完全两样,最后事发,他只好辞职。

他任命不认同气候变暖的斯科特·普鲁伊特做环境保护局局长,也是与主流反向的。不过这符合特朗普的观念,特朗普不爽旨在延缓全球变暖的《巴黎协定》,退出了。

特朗普有一次反向任命失败了,他提名凯瑟琳·怀特做白宫环境质量委员会主席,这个怀特也是常常质疑气候变暖,没有科学背景,连共和党参议员都质疑她的专业能力。结果特朗普推了两次,看看推不动,只好撤销对她的提名。

如果将“权发遣”三个字推荐给特朗普,就能省却这个麻烦了。

不过他用另一种方法“权发遣”过。

美国国防部长是个文职官员,如果军人出任,按照法律必须退役7年以上。2016年12月,特朗普组阁,看中了詹姆斯·马蒂斯,想让他当国防部长。

这马蒂斯是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,四星上将,2013年从海军陆战队退役,获提名时退役才3年多,资历不行。

特朗普争得了国会特许,在参议院竟获得81∶17的高票,于是马蒂斯当上了国防部长。

这事是走过了国会程序转正的,其实不能算“权发遣”了。

▲詹姆斯·马蒂斯

特朗普有个知己,名叫乔·阿尔帕约。在对待非法移民上,两人意见差不多是一样的。

特朗普的移民政策,真是到了阿尔帕约的心窝里去了。

阿尔帕约是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治安官。他是美国对待非法移民最狠的治安官,在美国赫赫有名,他自己也说是“美国最强硬的治安官”。

多强硬?当地的《凤凰城新闻时报》列举了一翻:监狱搞成“集中营”(他自己说的,他从1993年起搞出了“帐篷城”监狱,专关非法移民,给他们穿粉色内裤、戴粉色手铐);犯人离奇死亡的数量异常,又没解释;将等待审判的嫌疑人拉去游街示众;监狱条件恶劣,天气炎热也不开空调,还虐待孕妇,罪犯冲突狱警冷眼旁观;因报道他负面新闻便抓了记者,被判赔375万美元,不用他掏腰包。

2009年3月,他因涉嫌歧视西班牙裔非法移民,受到司法部调查,但他居然拒绝,又成了“30年来唯一一个拒绝配合司法部调查的治安官”。

2009年的特朗普,还是一个单纯的地产商,他也做了一件在世界上出名的事情。那年9月,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去纽约,出席联大会议,不料他找不到住的地方,想租个庄园住,可是邻居反对,租不到;他手下扮荷兰外交官找地产中介,给人识破也搞砸了;包了酒店三个楼层,酒店住客不满,又给拒了。结果是特朗普将自己的一块地产租给了卡扎菲。

特朗普当时也喜欢与大家反着来。

特朗普出租地产的事,热闹了一阵就过去了,阿尔帕约过不去,到2010年9月因不配合调查被司法部起诉。各种调查、听证会,折腾到2016年选举,他没再选上治安官。2017年7月底,地方法官苏姗·博尔顿判他有罪,一是藐视法庭,二是违反联邦法官发出的停止抓捕疑似非法移民的指令。

▲阿尔帕约

这两项罪名,据说最高可能只是监禁6个月,判决准备10月5日宣布。但特朗普显然不舍得平生知己坐牢,在8月25日宣布特赦阿尔帕约,让全美错愕。

这个特赦如何的不合惯例,就不展开了。评论说,这是特朗普当总统以后的第一次特赦,也是第一次有美国总统特赦一个“违宪”且“拒绝法院改正要求”的“蔑视法庭”的“政府官员”,这也是一次遭到很多民主共和两党政治人物猛烈抨击的特赦,被称为挑战美国司法体系的特赦。

4

这也让我想到王安石的选择性执法思路。法律惩治犯罪,从处罚力度上来说,大罪大罚,小罪小罚,这是一定的,除非是因为三种情况:一是枉法;二是酌情;三是法律所定大罪小罪,不同地区不同时代见解不一样,或你认为是大罪他却认为是小罪。

但王安石在《答王深甫书》中,直接说:“某于江东,得吏之大罪有所不治,而治其小罪。”有大罪说不定不罚他,有小罪倒是要罚。

据司马光说,熙宁五年“漏泄禁中语”一案,王安石就曾多方设法庇护他的手下。以前,“漏泄禁中语”是重罪,就像现在的泄露国家机密。

司马光还记录了一则故事,叫《鹑刑》。

当时王安石以知制诰纠察在京刑狱。开封府判了一案,是一个少年得到一只斗鹑,少年的好朋友问他要,他不给,好朋友仗着和他亲密,直接拿走了。少年追上去,踢好朋友胁下,将他踢死了。开封府抓到了少年,判罪当偿死。

▲司马光

王安石收到案子,驳了回去,理由是:按律,公取皆为盗,少年不给,他却拿走,就是盗;少年追杀了他,就是捕盗,就算杀死了人,也不用负责。

京城错愕。

开封府告到审刑司、大理寺,两处都支持开封府所断。宋仁宗免了王安石之罪。以前有个规矩,免罪了要去殿门谢罪。王安石不服,说:“我无罪,不谢。”可王安石名声响亮,御史劾奏也没用,此事不了了之。

司马光是王安石的死对头,他的记录,大家看着办。

特朗普商人出身,当总统后经常传出他各种借势挣钱的消息,比如在他的庄园办收费晚宴之类,这种事王安石是不做的。王安石以清廉著称,不赚这种钱,他的很多对头是他的朋友。

但想想王安石变法,千方百计增加国库,引起种种争议,这又让人想起特朗普的各种计较:修墙要墨西哥出钱、造专机嫌贵直接定下最高价,国际贸易老是觉得美国吃亏。

王安石有名言:“天变不足畏,祖宗不足法,人言不足恤。”在当时这可是惊世骇俗的言论。他确实也锐意变法,一意孤行实践了这三句话,人们说他是“拗相公”,不知道是谁给取的绰号。他的对头司马光和他一样固执,苏东坡背后喊司马光“司马牛”。这两个牛脾气的乌眼睛对上,可不是好事。当时如果他们能够达成妥协,事情就不一样了。

到了南宋,宋理宗到太学看到这三句话,很是生气,说“万世罪人岂宜从祀孔子之庙庭”,将王安石像从孔庙拖了出去。

这三句话,加上“拗相公”这个绰号,如果安在特朗普的头上,是不是也很惊喜很合适?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danswomen.com 版权所有